[    【作者仙苑其灵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李萧寒就这样看着她,深沉的眼眸里带着隐隐灼热,没有丝毫避讳。

    林月芽见李萧寒动筷子,她才敢开始。

    林月芽一时不知怎么回答,其实对她而言,穿什么都一样,谈不上喜与不喜。

    她围着林月芽看了一圈,面容上是藏不住的惊艳,将林月芽从头到脚称赞了一遍。

    不仅蠢笨,还听不懂人话。李萧寒也不知怎么了,心头莫名起火,他下意识就伸手拉住林月芽胳膊,“听不懂我说得话么?”

    所以林月芽的目光只是在长镜中停留了一瞬,便立刻垂下眼来。

    酸甜苦辣这四字前两日刚学过。

    片刻后,他收敛神色,低声道:“很适合你。”

    老板娘见过不少京中闺眷,可林月芽身上那股独有的灵气,她还是头一次碰到。

    林月芽从换衣间出来时,白皙的面庞染了一抹淡淡的绯红。

    说完,他两步登上马车,临进进去前,又冲林月芽丢下一句话,“可还想要你的身契?”

    “你不饿?”他望着她手腕上的红痕道。

    “干什么去?”李萧寒将她叫住。

    好巧不巧,她刚摇完头,肚子就叫了一声。

    李萧寒懒得再同她废话,索性便直接将人拉出铺子。

    她涨红着脸,一双柳眉紧紧蹙起,她着急地比划道: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即便你不饿,我也饿了。”李萧寒冷冷道,“吃完这顿饭,便结束了。”

    还未拿到身契,林月芽心里烦乱,没有心思好好吃,她很想说,能吃饱就行,可抬眼对上李萧寒那双冷眸,林月芽又怕那样回答会让李萧寒不高兴,于是她想了想,抬手在桌上写下一个“甜”字。

    她转身准备回换衣间。

    可点完头,林月芽依旧要往换衣间去。

    她拍拍胸口,又指指换衣间,慢慢道:我的衣服,还在里面,我要去拿出来。

    她的身子随着马车一起摇晃,就好像随时都会跌倒,李萧寒也不知为何,他的目光会一直落在她的身影上,直到马车在清月楼前停下,他才缓缓收回目光。

    且她越是挣脱,他手上的力道越是加重,最后痛得林月芽眸子上泛起一层薄雾,李萧寒才意识到,方才的他竟然有些许的失控。

    在李萧寒眼中,那衣服早就该扔了,她竟还要换回来,当真是蠢笨。

    看出他情绪不对,林月芽不敢继续招惹,只好顺从地点点头。

    林月芽忍不住又想

    林月芽也觉出她方才的举动有些不太妥当,心里想解释,可一抬头看到李萧寒那张冷冰冰的脸,便只好作罢。

    就如他将她收入院中,让她近身,教她习字,带她出府……

    林月芽生平第一次进这样大的酒楼吃饭,她随着李萧寒来到二楼包厢。

    林月芽却没有半分喜悦,反而脸色越来越难看。

    点菜时,李萧寒问她:“偏好什么口味?”

    他实在不明白,到底出于什么原因,林月芽会成为特别的那个人。

    这份失控来的突然,也来的莫名,好像他与她在一起时,总会莫名其妙做些事,等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时,却又会心生后悔,觉得自己不该那样做。

    当真这样惧怕他,便不该动那要离开的心思,李萧寒脸色又沉了下来。

    她夹了一块儿摆放在面前的糖醋丸子,刚一入口,酸甜可口的味道在舌尖上瞬间晕染,她唇角也在不知不觉中微微扬起。

    李萧寒坐回马车里,很快,车帘一动,林月芽乖乖地坐了进来,如之前那样,她离他远远的,坐在那个小边角处。

    很快饭菜就摆满了一桌,基本上都是甜口的菜。

    李萧寒冷声道:“不用换了。”

    而林月芽原本正在想事情,猛一下听到李萧寒的声音,她下意识连忙后退和他拉开距离。

    林月芽指指衣服,当然是要将衣服换回来。

    李萧寒觉出她情绪不对,走上前问她,“不喜欢?”

    李萧寒冷笑,她竟当真以为他今日是要送她离开的。

    因她从小便觉得,长得美不是一件好事。若是她面目丑陋,也许祖母就不会生了卖她的心思,如今她依旧能伺候在娘亲身前。

    林月芽晌午那顿饭还没吃就被李萧寒叫进书房,一直折腾到现在。她当然饿,可她不想和李萧寒再做纠缠,所以梗着脖子违心地摇摇头。

    林月芽想要挣脱,可李萧寒那张手就像一把大钳子,将她的胳膊牢牢握在掌中,根本挣脱不开。

    林月芽吓了一跳,她看着胳膊上那张大手,神色极不自然地向李萧寒解释。

    这便对了。李萧寒唇角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笑容,看来字没白练。

    二人来到马车跟前,李萧寒才将手松开,林月芽说什么也不肯再上去。
哑后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