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匍伏堇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就算沾染着尘土血液,也丝毫不损他的美貌。

    许久没有抱过幼崽的绥柠抱起他们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下手没个轻重,不小心把人给弄嗝屁了。

    减少,同时还多了几分疑惑。

    绥柠先把绑着崽子的麻绳解开,再把他们一一抱到一旁的稻草堆上躺着,在抱的过程中逐一输入微小的木系能量,舒缓他们昏迷太久而有些僵硬的四肢。

    他要跟这个恶毒的女人同归于——?

    另外两个崽子暂时不知姓名,看起来也有三岁大,外貌生得一模一样,只不过他们看起来要比绥空青要好一些,脸颊生得白白嫩嫩,极其可爱。

    纪旬眼眸闪烁,眸中杀意汹涌。

    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很瘦,而且脑袋生得极大,全靠细细的脖子撑着。

    就好像换了一个人。

    他明明记得,昏迷前他见到的绥柠目光浑浊,脸上始终带着狰狞的恶意与怨气,仿佛一个负面情绪聚合体。

    这个女人杀了他也好,只要她敢对他动手,他就趁她放松的时候,用牙齿咬破她的动脉,跟她同归于尽!

    而且,她留下纪旬有三个原因,一是为了给原主还还债,二是因为她不会做饭,他长得看起来就

    她有实力,有资本,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随心而活,就没有必要再给自己套上一层枷锁去限制自己。

    不过那外貌倒是生得精致,额头中间还有一颗小小的红痣,看起来像是观音菩萨的坐下童子。

    在纪旬呆愣的目光中,绥柠的双手穿过了他的腋下,把他像破布娃娃一样提溜起来,随后一起放在了三个崽子身边。

    美中不足的是,许是因为逃荒太久没进食的原因,又或是因为身体疼痛的缘故,这张精致俊美的脸色极其苍白。

    男人只会影响我拔刀的速度。

    纪旬身体紧绷,固执的跟绥柠对视。

    绥柠知道纪旬已经对她起了疑心,心中对她也不信任,不过她并不在意。

    不愧是书中世界,随便捡到的少年,就是一个小漂亮。

    纪旬看着绥柠的目光更加警惕了,身子不着痕迹的挡住躺在自己身侧的三个孩子,防止绥柠对孩子做出什么伤害他们的事情,冷声逼问:“你到底想干什么?”筆趣庫

    “吃我。”纪旬咬着牙,抓着绥柠的衣角用力:“我肉多。”

    绥柠蹲下身体,缓缓的朝着纪旬伸出手。

    绥柠把怀中的幼崽小心的放在稻草垛上,顺手给她输入木系异能,才低头看着双目赤红,带着恨意的少年,面无表情的跟他对视。

    当然,是受苦受难版本的。

    闻言,纪旬愣了一瞬,随后眸光深深的看向绥柠,此时他也才注意到,绥柠身上沾满了鲜血,整个人像是从血水池里出来的一般。

    绥柠没有理会这突然出现的弹幕,而是低眸和趴在地上的少年对上了视线。

    可介于先前他亲眼目睹了绥柠和土匪合谋分赃时那嚣张恶毒的样子,他心中对绥柠还是不信任的,戒备也不曾

    绥柠察觉出纪旬的警惕,没有跟他交流的打算,见他状态不错,便起身朝着角落里昏迷的三个孩子走去。

    这个女人是想干什么?

    “在你的伤痊愈之前,我都会照顾你,和你的崽……亲人。”

    绥柠:“……”

    那群土匪准备杀了他吃他的肉了吗?

    纪旬:“?”

    而且那双含情凤眸此时泛着摄人寒意,若那寒意能具象化,绥柠想,她估计要被这少年的刀眼射成筛子。

    这个恶毒的女人准备吃我了吗?

    原主的弟弟绥空青只有三岁,在逃荒前被养得极好,但在逃荒后一路风吹日晒的,吃了不少苦,原本白白胖胖的脸迅速消瘦,身体也极其干瘦,摸上去全是骨头。筆趣庫

    纪旬原本对绥柠十分警惕,在看到绥柠抱起自己的弟弟妹妹的时候,瞳孔骤缩,身体爆发出了极其强的力量,双手扣着地面,朝着绥柠的方向爬了过去,染血的双手紧紧的抓住她的衣角,声音嘶哑的开口:“你要吃肉,别吃他们。”

    纪旬看着面前这个与土匪狼狈为奸的女恶人,心中的警惕直接拉到最高值,身体紧绷着,眸中寒意汹涌。

    看着躺板板的三大一小,绥柠拍了拍手,看向纪旬有些生疏的解释:“那些土匪已经被我杀了,之前跟土匪合谋是我不对,为表歉意,我会治好你身上的伤。”

    可现在的绥柠目光清正,神情淡漠,情绪起伏极少,让人看不透。

    纪旬身体微弓,做出了攻击的姿势,狭长的眼眸中掠过一抹狠厉。

    啧,果然。

    此时绥柠才发现,这个少年外貌瞧起来约摸十六岁,眉目生得极其精致,面如冠玉,目若朗星,睫毛极长,一双凤眸含着浓浓情意,仿佛下一秒就要对你诉说爱意。
逃荒直播:女反派养崽洗白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