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匍伏堇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怎么没有声音了?她该不会反悔,自己先走了吧?

    她摸了摸有些灼痛的胃部,脏兮兮的小脸上浮现几分新奇的神色,嘴角翘起,心情变得有几分愉悦。

    率先醒过来的是绥青空,他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了靠坐在一边的纪旬,瘦削的小脸猛地一白,瘦弱的身体瑟瑟发抖,颤抖着把双手伸到纪旬面前,黑白分明的眼中含着一泡泪:“呜……大哥哥,你也要吃空空吗?空空不想死,你能不能只吃空空的手手啊?空空还想去找姐姐。”

    现代·龙傲天

    纪旬看着两个活蹦乱跳的弟妹,心下松了口气,张开手把纪燕琼也抱在怀中,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后安抚:“小伤而已,没事,能活下来已经很好了。”

    “不是演戏,是真切的古代生活。”绥柠边答着弹幕上的问题,边拎起土匪朝着粪坑的方向走去:“这个直播姑且算是给你们看一下古代的逃荒求生吧。”

    八嘎哆哆嗦嗦的打起了110报警电话:“歪……警察叔叔吗?我要报警,有人……杀人抛尸啦!!”

    绥柠站在大锅前,仔细的端详。

    “没关系的,空空也有姐姐,空空一定能找到姐姐的,到时候一定要给姐姐一个大大的抱抱。”

    绥柠看了一眼弹幕,沉思了下:“如果你们要看的话,也不是不行……”

    其中一位id名叫八嘎的水友极其活跃。

    现代·八嘎:【不对啊,这些人身上怎么穿着古装?主播这是在演戏吗??】

    纪燕琼看到了纪旬身上的血渍,扑过去的动作顿住,眼中含泪,小手手无措的动了动:“大哥,你受伤了!”

    星际·叶绿素:【咦?这个直播是做什么的?】

    紧接着,正在房间里安抚着自己弟弟妹妹的纪旬就听到绥青空撕心裂肺的一声喊叫。

    绥柠回到院子,准备找点食物做熟了吃一吃,顺便喂一喂房间里那四个崽子。

    所以这口锅是不能用的,不过里面的热水倒是可以用来洗澡。

    弹幕上的水友看到绥柠这么利落的抛尸,心下直接惊了。

    飞速滑动的弹幕上都有标记水友所在的位面。

    :【主播这是要给我们表演一个铁锅炖自己吗?】

    空:“!!!”

    随后,她将三个土匪的尸体全抛进了粪坑。

    绥青空看着抱在一起的三个人,眼中浮现羡慕神色,想起把自己丢给凶凶男人的姐姐,他有些委屈的扁扁嘴,蠕动着小身子从稻草垛上爬了下去,朝着房间外走去,边走还边安慰自己。

    还没等纪旬说话,他的弟弟妹妹也醒了过来,看到纪旬时两人都掉了金豆豆,同时朝着纪旬的方向扑了过去,妹妹纪念初哇哇大哭:“哥哥呜呜呜……我好害怕。”

    然而,刚出房间的绥青空就看到自己姐姐脱得只剩下一件中衣,正站在锅沿边,小脚丫跃跃欲试的往锅内探去。

    更何况,她现在也没有那个精力。

    绥柠暂时不知道纪旬的想法,此时的她正看向刚刚无视的直播屏幕上,发现直播间上方显示人数的地方仅有十人,弹幕却异常热闹。

    -

    现代·八嘎:【这么多尸体,主播是杀人狂魔吗?警察叔叔快来啊!】

    这粪坑是如此的真实,仿佛隔着手机屏幕都能让他感受到那xx的芬芳。

    纪旬皱着眉,薄唇微抿,准备爬下稻草垛,出外面去看看状况时,躺在他身边昏迷许久的三个崽子终于发出了呜咽声响。

    就在这时候,屏幕上又飘过来一条弹幕:

    纪旬面色复杂:“……”

    还是碰到危险了?

    筆趣庫

    绥柠不知道其他位面水友看到她抛尸后的反应,在处理完土匪的尸体后,她久违的感受到了疲惫和饥饿的滋味。

    此时这名身在现代位面,id名叫八嘎的水友才意识到,这特么,好像不是演戏啊!

    现代·八嘎:【这么血腥的直播居然没有禁掉吗?网警呢?】

    在绥柠在外忙活的时候,屋内纪旬竖着耳朵,仔细听着院子里传来的声音,从一开始重物摩擦地面,到最后寂静无声,让他心下有些担忧。

    不过绥柠并不打算用院子里那一口锅煮东西,原主的记忆里,她找到那些土匪的时候,那些土匪正用这口锅煮着一个小孩儿吃。

    不是绥柠不想挖坑给人好好安葬,而是因为,这三个土匪是吃过人肉的,入土为安,他们不配。

    经历过逃荒的绥青空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大人了,爹娘在死之前让他照顾好姐姐,所以就算姐姐把他丢下,他也要努力去把姐姐找回来。

    “姐

    绥青

    为什么绥柠那个恶毒的女人,会有这么可爱的弟弟?

    这口锅目测外径约两米,内深一米,锅内装下一个人绰绰有余。
逃荒直播:女反派养崽洗白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