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匍伏堇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纪旬铁青着脸,耳朵绯红,身体紧绷僵直,气急败坏的咬牙开口:“放我下去。”

    这女人好生粗鲁!

    一个人的前后差距,真的能有那么大吗?

    纪旬战术性往后撤,但他如今双脚还断着,根本躲无可躲,只能被迫待在原地,僵着身子看着愈发靠近的绥柠:“你、想干什——!”

    噗通一声。

    绥柠:“……”

    纪旬:“……”

    闻言,纪旬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一些,脸上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耳朵却愈发绯红:“你把我放在锅沿上,我可以自己洗。”

    在这期间,绥青空害羞归害羞,但依旧像小尾巴一样紧紧的跟在她身后,再一次转身撞到绥青空时,绥柠无奈的叹了口气,拎着他的后衣领,把他塞进纪旬怀里:“你们俩好好待在这里,我去把另外两个崽子带过来。”

    纪旬:“!!!”

    这个女人,原来有那么厉害的吗?

    不等纪旬问完话,他就被绥柠用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

    奇耻大辱!

    纪旬下意识的朝她的方向伸出手,声音紧绷:“喂!你!”

    绥柠直接无视他的诉求,把人放在锅沿上后,直接伸出手利落的把他脏兮兮的外套扒开,根本没有给纪旬反应过来的机会,就把他往锅里一丢。

    随后绥柠看向半趴在门口的纪旬,纪旬身上也是泥土和血混着,看起来脏兮兮的。

    他好歹也是个男人,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被一个瘦弱的女人横抱起来了!而且他还没办法反抗!

    纪旬直接入了水。

    接着,绥柠也把绥青空扒了个光,跟着他一起入水,速度极快的给二人洗刷干净。

    绥柠心中慌得一批,面上却还是保持十分淡定的神色,当下脚背勾着锅沿,身体在纪旬骤缩的瞳孔中猛的往下倒吊。

    都换好衣服后,绥柠将不良于行的纪旬抱起来,放在了她收拾出来的另外一个房间内。

    端是一副祸国殃民的妖姬长相。

    只不过她没找到适合小孩子穿的衣服,绥青空只能穿着上衣,下边光着屁屁遛鸟,让绥青空害羞

    “你别哭了。”绥柠看着泪眼汪汪,看着她哭得直抽抽的绥青空,憋了许久才解释:“我不是想炖自己,是想洗个澡,刚刚是开玩笑的。”

    绥柠嘴角抽了抽,把绥青空放在锅沿上,让他坐着:“你也挺脏的,一会儿跟我一起洗。”

    纪旬脸一黑:“……”

    现在的姐姐好温柔啊。

    绥青空泪眼朦胧的看着她,打着哭嗝,有些不利索的问她:“尊、尊的吗?”

    想着,绥柠跳下锅沿,穿着中衣直奔纪旬而去。

    现在她手上可没有治疗发烧的药物,更何况,她穿的这本书里,原主和女主遭遇的是长达两年的旱灾,现在才是旱灾一年,周围有点绿的东西早已经被灾民们薅光了。

    他喜欢这样的姐姐。

    连根毛都没有,别说平常治疗小痛小病的草药了。

    这一锅水还不知道那些土匪从哪里弄来的,如果不是他们用这个锅煮过人肉,就算绥柠有水系异能,她也不会轻易的浪费水的。

    绥青空乖巧的点头

    “你身上太脏了。

    得面颊通红,不敢看绥柠。

    待绥柠将自己脸上的血泥清洗掉,露出样貌后,纪旬这才发现,这个少女生的是极好看的。

    纪旬心下震惊又错愕,近乎是不敢置信的看着绥柠。

    在她犹如给狗洗澡的粗鲁手法下,纪旬压根没有什么旖旎暧昧的想法,只有满满的生无可恋。

    不过半个时辰,绥柠就把自己和绥青空,纪旬洗干净了,同时,原本混黄的水变得更加浑浊,隐隐间还浮现几分血色。

    “真的。”绥柠抿了抿嘴,抬起手把他脸上的眼泪擦了擦,然后擦了一手灰。

    绥柠对自己的外貌一直是不上心的,确认身上没有脏污后,她利落的换上了之前找出来的男装布衣,抓着纪旬和绥青空,让他们也换了一身。

    还没等纪旬说完话,他就看到绥柠手臂一勾,脚上一使力,抱着绥青空一起上了锅沿。

    可他看到土匪和她交谈的时候,她明明还是柔柔弱弱的,被土匪调戏了也十分憋屈的不敢反抗。

    绥柠抿了抿唇,算了,都一起洗了吧,不然让他穿着这脏兮兮的衣服,伤口得污染发炎不可。

    ”绥柠低眸看了一眼纪旬,嗓音淡漠:“要洗一洗,不然伤口会发炎,你会发烧。”

    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他的面子要往哪搁?

    黛眉琼鼻,肌肤雪白,薄唇殷红微微勾着弧度,似是天生带笑,一双薄情桃花眸中似是含着雾气,让人看不清她的真实情绪,左眼尾下方点缀了一颗小小的红痣,为她添上了几分旖旎之色。
逃荒直播:女反派养崽洗白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