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匍伏堇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正准备走出房间时,绥柠发现纪旬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醒了,正靠着墙壁,静静的看着她,见到她看过来,还朝她微微一笑,清绝俊秀的容貌在这一笑下增添几分暖色,比起不笑时候艳丽了三分:“早。”

    话音落下,绥柠便朝房间外走去。

    纪旬怔了怔,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低声呢喃:“笑起来……好看吗?”

    被绥柠抱来抱去那么多次,纪旬还是有些不习惯,他努力自然又镇定的开口:“好,有什么事我可以帮的,你也可以让我帮。”

    -

    毕竟她这是时隔十多年第一次煮粥,对自己的手艺那是相当的不自信。

    为了不打扰绥柠她们睡觉,他一直睁着眼睛到现在。

    纪旬盯着这个像梯子一样的东西,嘴角微微抽了抽:“多谢,辛苦你费心了。”

    安排好纪旬后,绥柠拎着昨天砍土匪的柴刀往院子外走去。

    天还没完全亮,绥柠就醒了。

    成任务奖励的小米抓了几把放进陶罐里清洗后,放在灶上煮上。

    纪旬心下微微叹气,既然她这么执拗的想要等他的伤口好了再分开,那他这段时间先跟在她身边,稍微麻烦她一下吧。

    断了的腿内,将里面的情况反应到绥柠的脑海中。

    绥柠手心绿色光芒闪过,缓缓侵入纪旬

    纪旬缩在床铺角落,弱小可怜又无助,话都不敢吭。

    而后又用石头搭了个简易灶烧起火,又从系统空间里拿出完

    绥柠把纪旬放在了距离灶不远处的石头上,指了指陶罐开口:“你只需要帮忙看看火,别让粥糊了就行了。”

    她先去这院子的厨房里找出了一口豁了道口子的陶罐,用水系异能把陶罐清洗干净。

    如果说他只是稍微的提了一下,抛弃他们仨替她减轻一下负担,然后她就生气了,这话说出来你信吗?

    翌日。

    绥柠砍了两棵枯死的树木,随后又去村庄内空着的屋子搜罗了下,只找出了几根麻绳,其他东西都已经被村民们全带走了。

    绥柠拍了拍手,看着灶上的陶罐,想了想,转身走进房间,二话不说抱起纪旬就往外走:“我煮了点粥,你出去看火,我去帮你弄担架,再帮你接腿。”

    绥柠看着自己做出来的大家伙,拍了拍它,脸上露出几分满意神色:“搞定,今天它就是你的坐骑了。”

    断腿在现代要接起来确实是个大工程,而且伤筋动骨一百天,接上后还需要躺在床上修养。

    绥柠:“……”

    说话间,绥柠已经蹲在纪旬面前,将手贴在了他的断腿上。

    绥柠带着麻绳和砍下的树木拖回院里,麻利的把树木砍成两根长度一样木棍,然后又把剩下的木干砍成一节一节一样长的短木棍。

    “好了。”绥柠拍了拍手,将手上的木屑全部拍干净后,朝着纪旬的方向走来:“我先帮你把断了的腿接上,很快的,放心。”

    姐姐她那么好,又给他们大白馒头吃,又给水喝的,怎么才出去谈话了一会会,自家大哥就惹她生气了?

    等伤口好了,再好好报答她。

    想着,纪旬轻轻拍了拍身侧,示意纪燕琼躺下:“先来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

    末世前绥柠所学的是科学,末世后所学的则是神学,经历那么长时间的末世,科学接腿她已经忘得一干二净,只能使用神学了。

    纪燕琼有些羡慕的看着被绥柠抱在怀里,正在咯咯笑的纪念初,乖巧的躺在自家大哥身边:“好的大哥。”

    但对于拥有木系异能的绥柠来说,只是需要多费一些异能的事情。

    刚睁眼,她就看到了绥青空大喇喇怼到自己眼前的脚丫子。

    她小心的放开怀里还睡得正香的纪念初,又把睡得四仰八叉,准备掉床底下的绥青空捞起来摆正,才打着哈欠下了床。

    一大早就被他美颜暴击的绥柠微微扬眉,心情极其轻松:“早,你以后可以多笑笑,笑起来好看。”

    纪旬低眸看着绥柠,感受

    纪旬心情复杂:“……”

    土匪落脚的屋子是在一个村庄里,坐落在村头,屋后有一片已经枯死的小树林,村内除了绥柠他们几个,已经没有村民在了,都南下逃荒去了。

    相当等于,一个是科学接腿,一个是神学接腿。

    而后用找到的麻绳缠绕绑紧,快速的做了一个简易的担架。

    昨天是他睡得最安稳的一个晚上,不过因为身上伤口隐隐作痛,他没有睡很久就醒了。

    算了。

    绥柠搂着纪念初小小的身体,手上有些生疏的轻缓拍着绥青空的后背,慢慢的将两人哄睡后,自己也逐渐进入了梦乡。

    纪燕琼小心翼翼的爬到自家大哥身边,压低声音问他:“大哥,你怎么把姐姐惹生气了?”
逃荒直播:女反派养崽洗白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