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匍伏堇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下手动作快、狠、准!

    蔓种子,一只手握上了卡在腰间的砍柴刀,眼神如狼般冰冷嗜血的盯着刘强,嘴上叮嘱着纪旬:“带这几个小崽子乖乖待着,不要乱走动。”

    瘦小男人的四个同伴听到他咋呼的声音,连忙转头看去。

    纪旬从看到难民开始,神经就开始紧绷,现在看到绥柠这个模样,就知道有难民盯上他们了。

    吃了那么久的人,他们早就已经成瘾了,刚还在琢磨着怎么偷偷的从那些逃难的村民群里偷出一个小孩来吃。

    刘强也忍不住了,他已经快两天没吃饭了,快要饿疯了。

    事实证明,他还真对付不了。

    难民被这极其血腥震撼的一幕震慑得半步都不敢上前,胆小的更是直接收起营地,连滚带爬的远离这位女煞星,生怕她起了歹意,来抢他们的干粮。

    当下双手一松,把担架放在地上,一只手往纪旬几个人周围丢了几颗路上找的野生藤

    一个头发凌乱,胡子拉碴,双目猩红,被瘦小男人称为刘大哥的男人看到绥柠身边的三个小崽子时眼睛一亮:“好小子!你眼睛挺利啊!要是抓到这三个小崽子,我们就能饱餐一顿了!”

    根本不给他们开口威胁和靠近纪旬和三个小崽子的机会。

    他们这几个人在灾荒前就没做过什么好事,灾荒后,把自己的粮食吃完了,顶不住饥饿,就开始吃人。

    相比这些成群结队的难民,绥柠这边的五人团体显得十分单薄且显眼。

    这利落的一手直接震慑了周围蠢蠢欲动想要分一杯羹的难民们,他们都没想到,绥柠看起来娇娇弱弱的,没想到动手杀人竟然那么利索。

    这么血腥暴力的场面,不适合让幼崽看到。

    周围难民的反应绥柠不在乎,她蹲下身子把刘强干净的衣角拿起来,把柴刀擦干净,重新别回腰间后,转身走向纪旬,精致姝丽的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波动,就像只是出去逛了逛一样:“天色不早了,先在附近

    所以很快,绥柠就把刘强和他的同伙全解决了。

    因为她身边带了一个伤患,三个崽子。

    周围的

    “那还等什么?快动手啊!我都已经快饿昏了!”另外一个男人激动的开口,手上在地上摸索着,拿起了一根粗木棍。

    安排好纪旬几个人后,绥柠便抽出腰间的砍柴刀,二话不说,直接朝着冲上来的刘强几人劈砍过去。

    一来到有人的地方,绥柠的警惕性就会拉到最高,周围的风吹草动都躲不过她的耳朵和眼睛。

    还专门挑小孩子下手,因为小孩子的肉吃起来嫩,没有像成年人那样柴还酸臭。

    因此一时间,在她站的那一片地方,地面上趴着四具尸体,尸体下弥漫出猩红的鲜血,浓稠的、令人作呕的、混合着腐臭味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

    他对自己的定位十分清晰。

    刘强也被绥柠的动作惊了惊,但饥饿已经冲昏了他的头脑,他握着菜刀怒吼一声:“别怕!她只有一个人!我们杀了她给老三报仇!别让老三白死!”

    当下十分利落的点头,把三个小崽子护在自己身后:“好,我会保护好青空的,你也注意点,不要受伤。”

    在绥柠眼里,他们的威胁性还比不上末世初始时行动缓慢的初级丧尸。

    结果绥柠几人就来了,她们这五个人里也没有青壮年,只有一个女人和一个躺在木板上的伤患,是最好的抢劫对象。

    “刘大哥,快快,看那边,有吃的来了!”正捂着饿得灼烧肚子坐在枯树干下,一个身材干瘦,脸色蜡黄干瘪的瘦小男人忽然眼睛一亮,着急又兴奋的对着自己的同伴喊着,手上指着正朝着他们走过来的绥柠几人。

    “抄家伙!上!先把那个女人和那个伤患打死!那三个小崽子留着慢慢吃!”刘强兴奋的直喘粗气,拿起菜刀就杀气重重的带着自己的四个兄弟朝绥柠冲了过去。

    冲在前面的男人根本没想到绥柠居然敢动手杀人,都没反应过来,人就直接躺地上挂了。

    纪旬在绥柠动手杀人时,已经让三个小崽子把眼睛捂上了。

    被各村派来观察情况的村民直接瑟缩着脖子,大气都不敢出,更不敢擅自起身回自己村子的营地去,生怕绥柠把他们当成歹人,也给他们来上一刀。

    一出现在有难民的地方,就迅速被不怀好意的难民群盯上。

    因而,在看到刘强几个杀气重重的冲过来的时候,她就知道他们想干什么了。

    现在的他就是一个不能动弹的废物,只需要听从绥柠的话,尽量不要给她拖后腿。

    杀个人就跟杀鸡一样,脸色变都不变一下。

    他就不信了,没灾荒前他可是有点拳脚功夫在手的,还对付不了绥柠这个女人!

    她的手段也十分粗暴,是以一种详细写出来平台绝对不会过审的方式来解决的。
逃荒直播:女反派养崽洗白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