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匍伏堇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护。

    然后在周围撒了一些注入了木系异能的藤蔓种子,做好防护工作。

    现在就算他不能长时间走路,在重新上路的时候,也能自己走上一段时间,给绥柠减轻负担了。

    各村扎营点。

    这让纪旬忍不住舒了口气,嘴角忍不住勾出了几分笑的弧度。

    纪旬眼眸微敛,不过也没关系,有他在,他一定会帮绥柠做掩

    也幸好绥柠找的扎营点很隐秘,又因为她刚杀了人,对周围难民的震慑还在,让他们不敢靠近这边,不然得被人看到不可。筆趣庫

    那就杀掉好了。

    现在周边多的是难民,她可不能保证能一直盯着三个幼崽,不让他们出事。

    绥柠也没闲着,趁他们忙活没注意到自己的时候,从系统空间拿出了这些天完成直播任务后奖励的帐篷开始搭建。

    他现在对杀了刘强的人心里是真感激啊,可惜了,现在是荒年,他们人还在逃难路上,手头也没有什么好东西。

    “不疼了。”纪旬试探性的慢步走了几步,伤腿上依旧有一些疼痛感,但只要不走太快,那点痛可以忽略不计。

    他们村子有好几户人家都有在睡着的时候被刘强偷走过孩子,他带过村里的人狠打了刘强一顿,可那些被他们吃的孩子始终是回不来了。

    “哈哈哈哈!杀得好!”稻花村的村长孟才生忍不住拍着大腿快意大笑,恨恨开口:“刘强那几个畜生,早就该死了!”

    绥柠可不知道各村难民们正在感谢她,此时的她带着纪旬他们到了小山丘后,借着小山丘挡住了部分难民的视线。

    任务奖励的帐篷内里构造是现代的,外面用古代的布幔做了一层伪装,上面涂了棕油,看起来灰扑扑的,跟那些难民的看起来没有什么不

    在得知刘强这几个祸害死后,被他们偷走过孩子的村民们都忍不住喜极而泣。

    “烤只鸡,煮点粥吧。”绥柠原本的注意力还在纪旬的腿伤上,一听到他问今晚要吃什么,瞬间就被转移了。

    同。

    他实在是受不了一直无法动弹,犹如废人一样的自己。

    绥柠先把帐篷摊开放在地面上,将底面朝下把褶皱弄平整,然后再取出支架,将支架穿进帐篷,将支架卡在帐篷四角的带子第一个孔上。

    如果被外人发现……

    再将四个支架撑好,又把四角带子上的另一个孔用

    纪旬眸中闪过一抹杀意,漫不经心的想。

    当下从系统空间里拿出做完直播任务奖励的,已经剥干净毛,死翘翘了的鸡,还有一小袋大米递给他。

    纪旬本来已经习惯了绥柠凭空变出东西来的神奇手段,但看到她掏出一只处理干净的鸡时,还算是忍不住惊了惊,当下不着痕迹的用身子挡住绥柠的动作,不让三个小崽子发现她的异样。

    在绥柠忙活的时候,纪旬已经解开了绑在自己身上的麻绳,随后在纪燕琼的帮助下,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

    不过纪旬这下意识的保护,让她还算欣慰,这证明了养了那么久的小漂亮不是什么白眼狼嘛。

    毕竟这已经不是几天前,扎营的时候周围没有难民,只有尸体的时候了。

    被绥柠治腿之后,他还是头一次站起来走动。

    “怎么样?大哥,你的腿还疼吗?”纪燕琼抓着纪旬的手臂,给他做支撑点,小脸上有些担忧。

    她自己倒也会做饭,但是做得没有纪旬好吃。

    “咦?”绥柠布防结束后,抱着一捆柴火回到营地,就看到了正带着三个崽子一起捡石头垒起一个简单灶的纪旬,当下面上露出几分惊讶。

    可绥柠的手段又太神仙了,她用的时候也半点不避着人。

    现在刘强被人杀了,他们睡觉也不用那么心惊胆战,害怕孩子们再被人偷走吃了。

    一脸无奈的纪旬可不知道绥柠到现在对他还没一点信任,从她手上拿过东西后,就开始带着纪燕琼和绥青空两人生火烧饭。

    但比起古代的帐篷,绥柠的帐篷防寒性更高,就算是冬天来了,睡在里面也不会受冷。

    “不疼了,你的治疗方法很好。”纪旬看到走过来的绥柠,眸中微微一亮,边回答她边伸出手从她怀里接过柴火,放在了地上,像个小媳妇似的问她:“累不累?要不要先坐下休息休息?今晚想吃什么?”

    绥柠发现了纪旬的小动作,微微扬了扬眉。

    稻花村扎营点。

    “你能站起来了?”绥柠走到纪旬身边,抱着柴上下打量他一眼,问:“腿不疼了?”

    纪旬心里也明白,这都多亏了绥柠那神秘莫测的手段,不然他现在已经带着纪燕琼和纪念初两个人在旮旯里躺着等死了。

    她虽然对自己的实力绝对自信,但也没有那么不谨慎,是知道周围没有别人,才敢这么大喇喇的把东西拿出来的。
逃荒直播:女反派养崽洗白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