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匍伏堇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绥

    可惜了,她的力量系异能封了,不然她这一脚,能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妇人踹死。

    孟花嗷了一声,身子直接被绥柠踹得倒飞出去,捂着肚子倒在地上,嘴角溢血,翻着白眼无力呻吟。

    绥柠冷冷淡淡的看了一眼忐忑不安的孟才生,视线落在他空荡荡的手上:“想要他们活命可以,拿三十斤粮来换,每人,三十斤。”

    他也不想管孟花的事情,不想招惹绥柠这个煞星!

    被骂的孟廷愤怒得脸直接涨成了猪肝色,指着绥青空你个不行,就是没骂出什么话来。

    孟才生被他们像狼崽子一样的眼神盯得一个哆嗦,脸上忍不住挤出一抹笑来,双手微微举起:“别紧张别紧张。”

    纪旬也有些意外的看着他,没想到平时那么安安静静,软软糯糯像糯米丸子的绥青空竟然……骂人那么厉害。

    绥柠眸中掠过一抹遗憾。

    可孟花是他稻花村的人,还是他死去三哥的媳妇!

    孟廷瞳孔一缩,被娶了绥柠就能吃饱饭的念头冲昏了的头脑终于有了一丝清醒,猛然想起现在在他面前的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山野村妇。

    现在稻花村的村民对孟花本来就不满,要是让她们知道,得拿六十斤粮来换这两个作死的畜生玩意儿,怕是要反

    她这个人最讨厌麻烦了,所以一开始就要斩断麻烦的源头!

    更别说孟花家了,这逃荒一路走来,她家剩的粮就十斤不到!平时还是跟着村里人蹭吃蹭喝的赖活着。

    绥柠面不改色,手上的砍柴刀准备剁掉孟廷的头时,一声大吼猛然传来:“妮儿!刀下留人!”

    “我不是来找茬的,只是,这两个是我们村的人,妮儿能不能饶他们一命?”

    这清脆的不带喘气的稚嫩声音响彻整个林子,让一旁的纪燕琼和纪念初看着绥青空目瞪口呆。

    当下孟廷看着绥柠的眸中浮现一抹惧色,双腿颤颤巍巍的往后退,声音颤抖,结结巴巴的开口说:“我、我告诉你啊!杀人是要被抓去打板子的!你不能乱来啊!”

    绥柠眸中掠过一抹讶异,看着像小狮子一样暴怒护着她的绥青空,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抹笑意。

    绥柠和孟花发生的事村里知道的人已经跟他说了,他现在心里是又苦又怒。

    绥柠冷笑一声,握着砍柴刀步步逼近孟廷。

    绥柠面色冷漠的看着孟廷,举起手上的砍柴刀就狠狠的朝着他的头颅砍了下去,这狠厉的模样让周围的难民身子一抖,更加不敢招惹绥柠了。

    随后他愤怒的瞪向绥柠,刚想出声斥责,却看到绥柠拿起了被她放在地上的砍柴刀。

    说着,孟才生就抬起手拍拍自己的胸脯,保证道:“你放心,我把他们带回去后肯定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

    孟才生闻言苦笑,这六十斤粮要是在荒年前对他来说不是问题,可现在是荒年,还在逃难!他手里头哪里还有多余的粮?

    柠对他的求饶充耳不闻,在毫无秩序的末世中生存多年的她,早就已经把弱肉强食的生存法则刻在了骨头里。

    孟廷惊怒的叫了一声:“娘!”

    纪旬眉头微皱,看向了绥柠,并没有随意出声替她做决定。

    纪旬眉头微皱,和几个小崽子悄无声息的站在了绥柠身后,虎视眈眈的看着跑过来的孟才生。

    这个女人可是杀过人的!

    孟廷面色惊惧的往后退,脚下还踩到石头摔在了地上,连滚带爬的,几乎是要哭了:“别别别过来!我们知道错了!饶我们一命吧!”

    孟廷还是他三哥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独苗苗了,可死不得啊!

    孟花怒极,直接举起手就朝着绥青空的方向扑了过来:“你个小贱b,老娘弄死你个狗娘样的。”

    绥柠眸中闪过一抹厉色,把挡在她面前的绥青空往后一拨,抬起脚朝着孟花的小腹狠踹过去。

    孟花更是愤怒得尖叫一声,怒瞪着绥青空:“哪里来的满嘴喷粪的小畜生!”

    绥柠停住动作,抬起头看到了得到消息,带着孟狗蛋和村里几个青壮年朝她跑过来的孟才生几人。

    话音落下,孟才生便忐忑的看着绥柠,脸上带着几分讨好之色。

    孟廷在绥柠举刀的那一刻,已经怕得大叫一声,身子底下也弥漫出一层黄色液体,空气中更是蔓延着一股骚味,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绥青空双手叉着腰,不屑的哼了一声,小嘴里还叭叭叭的骂着:“我是小畜生你就是老畜生,我看你这样的肯定是人渣中的极品,禽兽中的禽兽!看你这小脸瘦得,都没个猪样啦!”

    敢招惹她的人,就算不死,也要被她扒下一层皮才能放走。

    孟廷孟花这种人跟王赖子可不一样,对付他们,一开始要么杀了他们,要么就让他们彻底惧怕她,不然后续又会搞出各种各样的麻烦来。
逃荒直播:女反派养崽洗白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