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匍伏堇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现在,还是祈祷马车能够快点到王都吧。

    “咳咳,大哥,您先别生气,先听我解释。”陈淮双手举起,做出了示弱的动作,面上带着几分谄媚的笑容道:“是我老爹说马车不够,让我来跟您和筱玲挤一挤。”

    “这人还真是……”严姚摇摇头,末了却忍不住笑了出来:“还真是个傻子……”

    他们俩,也便成了一对。

    在林博裕和严姚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时。

    “……就算你这么说,现如今你们还未成亲,待在同一辆马车里容易被人诟病,你给我出去。”云妙机脸黑了又黑,最终还是冷着一张脸棒打鸳鸯。

    是寻了个事件将自己认错人的事与她一说。

    “不过,得抓紧时间将账本处理完,将香皂坊开到王都了。”严姚看着桌子上的账本,眸中闪烁着几分精光。

    -

    云筱玲抿嘴一笑,面上带上了几分羞涩:“哥哥你原先不是说了,遇上喜欢的人就不要害羞,放心大胆的表达自己的感情么?所以我就……”

    “谁是你大哥?我可从未承认我是你大哥!”云妙机额头青筋暴起

    陈淮哦了一声,老老实实的往外走了。

    绥青空一行人正朝王都出发。

    “您,您怎么能不认呢?”陈淮委屈了,一脸可怜兮兮的看向云妙机身后的云筱玲:“筱玲明明已经答应要嫁给我了……”

    云妙机一听到嫁这个字,心里就梗了一下,瞥了她一眼,轻哼了一声。

    而那时候,他跟云筱玲之间的纠葛也很深了,并且也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云筱玲这般可爱温婉的女子,于

    她新提拔上来的户部侍郎苦着一张脸,战战兢兢的拿着本奏折,躬身低着头道:“陛下,户部,没银子了。”

    云妙机愣了一下,微微侧过身看向坐在自己身后的妹妹:“筱玲?”

    彼时,云妙机面色冷峻,额头青筋迸起,抬起一只手护着云筱玲,眼神冷漠的看着对面正冲着他讨好笑的陈淮,冷声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若是眼神能杀人,他现在估计要把陈淮给千刀万剐。

    “您别气,气大伤身,您要是实在不喜欢我,我现在就出去跟车夫坐在车辕上。”

    他跟云筱玲的发展由一个成语结缘:阴差阳错。

    “等等……”严姚下意识的伸出手要抓住他,却愣是没能抓到,任由林博裕跑远。

    后来经过一系列的狗血事件后,他才发现自己认错了人。

    ,看着陈淮的眼神更冷了。

    一开始他误以为云筱玲就是纪旬暗恋的那名叫绥柠的女子,而云妙机则是她喜欢的人。

    若让女皇陛下得知香皂坊规模发展到了王都,她定然会很高兴的。

    而彼时,身在王都皇宫,忙得脚打后脑勺的绥柠,遇上了第一个危机。

    “嘿嘿,大哥你放心,我绝对会对筱玲好的。”陈淮与云筱玲对视了一眼,两眼亮晶晶的,拍着自己的胸脯跟云妙机保证道。

    “我就答应他了。”

    -

    二人谈开之后,气氛反而更好了,他便找了机会向她表明了自己的心意,未曾想,云筱玲竟答应了。

    待他到了王都,人忙起来,便不会再想自家小白菜被猪拱这档子糟心事了。

    云筱玲也不敢给他求情,乖乖巧巧的坐在云妙机身侧,还帮他捶手,脸上露出了几分讨好的神色:“嘿嘿,大哥不气,我不会那么快嫁给他的。”

    云妙机:“……”
逃荒直播:女反派养崽洗白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