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可大可小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离开胥持国的尚书府后,谢玉轩单独出去逛中都城。

    袁成家轻声问:“长官,你什么时候来的中都?”

    胥持国说道:“我试试吧。”

    那人迅速把门关后,跟着谢玉轩走了进去。

    三重两轻,连敲了三次之后,后门处传来了脚步声。

    他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显然,谢玉轩的到来,给了他非常大的惊喜。

    谢玉轩要见的,就是中都密探组的负责人袁成家。

    谢玉轩说道:“说说中都的情况吧,特别是完颜璟上位之后的情况。”

    开门的是个年轻人,看到谢玉轩之后,脸上露出惊喜之情,谢玉轩将食指放到嘴唇上,对方把到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胥持国眼睛一亮,问:“此事你能作主?”

    此人很年轻,不到二十岁,长相普通,但眼神明亮,正是中都密探负责人袁成家。

    谢玉轩说道:“一半。”

    “冬冬冬,冬冬!”

    谢玉轩左右观察了一下,再次确定周围没异常后,才走了进去。

    胥持国再次看了一眼谢玉轩送的礼单,心里权衡着。

    在中都实践了几个月,要面对无比复杂的环境,成长得非常快,如今已经是一名合格的密探。

    沉吟一会后,胥持国问:“你们想减多少?”

    谢玉轩问:“他上任之后,都干了些什么事?”

    谢玉轩脸上露出了微笑,他知道,胥持国所谓的“试试”,其实是很有把握的,只是有城府的人,都不会把话说满。

    谢玉轩喃喃自语道:“奴隶制的存在,确实是发展生产的严重障碍,没想到他干了这么一件大事。”

    当时,他就派了一个密探组到中都。

    但这并不是袁成家在中都的住址,而是隔着一条街道。

    每年塔塔儿部能省出几千匹战马,两万头牛,好几万只羊,实力很快就能提升。

    他前世是法医,粗略历史,并没有详细研究过历史,特别是辽宋金的历史。

    谢玉轩是个很稳妥的人,他不会直接去找袁成家,而是先在周围观察,直到没人注意到他之后,才去敲了袁成家的门,而且是后门。

    离开临安前,他就计划来中都,已经让柳清风提前送信。

    谢玉轩说道:“以后,塔塔儿部每年,都会送给尚书五百匹战马,两千头牛和一万只羊作为礼物。”

    这些打探到的情报,之前袁成家都汇报过,但传递情报必须很隐秘,只能挑重点的说。这次见了面,自然得详细汇报。

    谢玉轩说道:“当然,如果胥尚书不相信的话,可以让蔑古真.薛古勒图当面向你承诺。今年不是快要进贡了么?塔塔儿部会先把尚书的那份送到,再给金国送。”

    如今,这些人在中都待了快半年,一直运行得很好,中都的情报,也源源不断传回了临安。

    谢玉轩在临安府当押司官时,就破了金国密谍桉,之后把邹政吉、桑昱丁等人都故意放了回来。

    反正是康人之慨,谢玉轩一点也不心疼。再说了,如果真能减一半,蔑古真.薛古勒图能再多准备两年。

    他在中都任务,原本是监视邹政吉,暗中与桑昱丁联络,同时根据谢玉轩的指示,探听金国的消息,特别是朝中大臣胥持国和完颜守贞以及皇帝完颜璟的情况。

    他也是酒坊训练出来的密探,虽然只训练了一个多月,但该学的都学了。

    袁成家说道:“金章宗生长于世宗执政的盛世,自幼对祖父的文韬武略耳濡目染,加之对儒家文化的融会贯通。登位后,在继行祖父‘仁政’之治的同时,极力效法北魏孝文帝否定本族旧制的那种翻然改进式的汉化改革,不再因循世宗的复古主义作法。不断完善各种政治、经济制度,实现了女真族的彻底封建化。章宗刚即位,就解决了金朝的奴隶又称‘二税户’的历史遗留问题。这些奴隶既要向国家纳税,又要向寺院纳租,地位最为低下,这让绝大多数的奴隶变成了平民。”

    胥持国摇了摇头,很是为难地说:“一半?这也太多了,很难办啊。”

    谢玉轩问:“刚到,收到信了吗?”

    谢玉轩在中都租了顶轿子,告诉他们一个地址后,轿夫直接把他送到。

    袁成家激动地说道:“前几天刚收到,我还以为长官要过段时间才会到,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长官了。”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 】

    袁成家说道:“女真名麻达葛,祖父系世宗完颜雍,父显宗允恭,母孝懿皇后徒单氏。大定二十九年正月,世宗去逝,以皇太孙身份即帝位。”

    这可是原来塔塔儿部进贡给金国的半成,折合成钱的话,简直就是个天文数字,贪婪的胥持国,终于心动了。
南宋第一密探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