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安潇潇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至少在这件事上,他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

    厉世澈勾起了唇。

    “可是……那是我姑姑的公司,我一毕业就在尚谷工作,从进公司开始,我就把哪里当成我事业的全部。”元婉淑内心很挣扎。

    “你呀,少卖关子,快说你的办法。”元婉淑攀在傅铭兴身上,等待他说办法。

    她也就试试而已,没想到还真让她拿到了40%的股份。

    这一次,高制片没有再挑剔。

    一个月之后,衣服很快就制成了成品,全部存放在了仓库里面,等待运去剧组。

    两人干了一杯红酒,一饮而尽。

    “……”元婉淑陷入沉默。

    “我这个人不会很贪心,我只拿40%。其实,想想厉总,你还有60%,整整比我高了20%,算算,还是您划算。”简图图很认真地跟厉世澈算起了帐。

    听到傅铭兴的话,元婉淑从他身上弹了起来站好。

    “你想不想看尚谷从此跌落神坛,你再力挽狂澜。”傅铭兴勾着唇,笑意阑珊,那笑容晃得元婉淑头晕。

    “没什么,我只是想到一个帮你夺回尚谷的好办法。”傅铭兴靠近元婉淑,和她手里握着的酒杯碰在一起。

    傅铭兴再次喝了口妖娆的红酒,神色发狠说道,“我的办法就是,一把火把厉氏集团的那些戏服全烧了……”

    但敌人是一致的。

    “厉总,快喝汤,快喝汤,喝汤养补气血。”简图图亲自给他盛了一碗排骨汤。

    厉世澈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

    “……”

    尚谷这样的公司要是惹上这种事,还不赔个底朝天。

    他跟元婉淑虽然目标不一样。

    “食不言,寝不语。{?爱阅读m.}”厉世澈优雅擦了擦嘴角,漆黑的视线冷扫过简图图。

    她不会白白便宜简图图。

    “吃饭。”哼,占了便宜,还不卖乖。

    “听说厉氏集团投资一部大制作,叫什么星途影业,还在你们公司定制了一批戏服,有这么回事吗?”耸入云端的酒店总统套房,傅铭兴手挑着高脚杯,百无聊赖转动酒杯,高深莫测的眼眸却盯着繁华的玻璃窗外。

    “现在尚谷是简图图的,但那是我姑姑的心血,如果一把烧毁那批衣服的话,尚谷的

    “你要是给我涨涨股份的话,我立马闭嘴。”简图图对着厉世澈眨眨眼睛。

    她对尚谷的感情,三言两语不能说清楚。

    Yes!厉世澈总算松口。

    简图图开心坏了。

    他似乎对厉氏集团的事特别感兴趣。

    “什么办法?”元婉淑激动问。

    —

    璀璨的夜景在他眼里只是点缀。

    嘴上跟表情都表现地,嫌弃的不行,厉世澈还是答应简图图的要求。

    这一批厉氏集团的戏服大概有几百套。

    “恩,有这么一回事,我还参与了戏服设计。”元婉淑骄傲回道。

    “我是设计师,当然知道在哪。不过你问厉氏集团的戏服做什么?”元婉淑好奇的问傅铭兴。

    总之,她对尚谷不可割舍。

    “……”厉世澈嘴角抽了几下,一脸黑线,“行,立马给你涨,你说多少就多少。”

    她对尚谷势在必得。

    傅铭兴说出自己的计划。

    元婉淑最近工作特别努力,她将星途影业的稿子所有修改好了之后,发给了高制片。

    这批戏服男主角的衣服,全部出自她手。

    就算她姑姑不给她,她也会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获取。

    辗转几天定稿,星途影业所有的设计稿子在线上确认,投入了生产。

    见元婉淑没有动摇,傅铭兴继续劝导,“你还在乎厉氏集团的那些衣服做什么,现在你要做的就是把那批戏服捣毁,让简图图没办法交差。没有了厉氏,这批订单简图图将要赔上一大笔违约金,到时候你不就可以趁机将尚谷弄过来。”

    “你似乎忘了,尚谷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傅铭兴提醒着元婉淑,覆在她脸颊上的手,蹭的用力了几分,似乎想用他的温柔蛊惑元婉淑。

    “你说什么?你疯了?那是我跟简图图辛辛苦苦设计出来的衣服,你却让我一把火把那些衣服焚烧,尚谷岂不是要全赔!”不仅要赔付厉氏集团之前的定金,还要赔付一大笔违约金。

    “哦,是吗,这么说,你知道厉氏集团的衣服放在哪。”傅铭兴收回看夜景的视线,喝了一口妖娆的红酒,落在元婉淑身上。

    “尚谷现在已经不是你的,你干嘛还帮着尚谷说话。”傅铭兴伸手覆在元婉淑的脸上,宠溺的蹭了几下,可他的手心的温度却冰冷的,仿佛在说她妇人之仁。

    从她认识傅铭兴开始,他似乎就在似有似无打听厉氏。
简小姐今天被撩了吗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