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安潇潇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围在身上的被子一不小心就滑落了……

    多半是鸭子。

    简图图顺着声音发源的地方望去,那是一个极帅的男人腰间裹着浴巾站在床前,他接近一米九的大高个,高挺的鼻梁,绯色的唇轻抿,刀削般的脸多一不分不多,少一分不少,恰到好处均分,气质优雅地像一名贵公子。

    简图图脸上的血色褪去,咬着唇瞪着厉世澈,“你的技术太差劲了,弄的我浑身酸痛,你别想得寸进尺,你要是想跟我闹的话,我就找你们的老板投诉你。”

    但这里是夜店,怎么会有什么贵公子。

    简图图捡起地上的钱包,从里面掏出所有的零钱一千块递给了床前的厉世澈。

    开价?

    完了,完了,她不会睡了这家夜店最贵的鸭子?

    骄阳透过窗帘的缝隙,刺目的阳光刺醒了床上的简图图,她睁开美眸,拍了拍自己快要炸裂的额头,昨晚误喝了一杯鸡尾酒,没想到让自己额头痛的这么厉害。

    好家伙,眼前的女人把他当成夜店的鸭子。

    她态度这么诚恳还不行?

    这女人什么意思?

    可是,那想被子又大有笨拙,刚捡起一件上衣,双腿有些发软站不稳,啊的一声尖叫,简图图一把狼狈摔在地上。

    厉世澈深吸几口气,明白了床上的女人什么意思。

    一千块一晚上应该够的吧。

    简图图目光满是警告瞪着厉世澈。

    厉世澈迟迟不接她的钱,简图图咬着唇,脸颊涨的通红,眼前的男人长的那么俊,难道是店里的鸭王,一千块根本不够?

    他想给她一笔钱,她到反过来给他一笔钱。

    说完这句话,简图图以剑客的速度逃离了夜店,留下厉世澈在房间内风中凌乱。

    鲜红的一打钞票横在厉世澈眼前时,冷厉的眼眸阴沉了几秒。

    “臭流氓。”简图图捡起被子重新裹住自己,随后跑向浴室迅速穿好衣服,再出来时,简图图穿着短裙站在厉世澈面前,昨晚的长裙被他撕裂了一块,导致她只能修改一番将就着穿,“改天我来结账的时候,千万不要说我们认识,就算在外面遇上,你也要装作我们两不熟知道吗?”

    “开个价。”简图图还没从自己醉酒的事回过神来,一道极其好听的声音打破了她的思绪。

    造孽,简图图深吸口气,仰着老脸讨价还价道,“我昨天出门就只带了这么多现金,手机昨晚没电了,你说多少钱,我打个欠条给你,改天过来补上剩余的钱。”

    不想再跟不认识的男人纠缠不清,简图图拿起桌上的笔跟纸,迅速写了一张欠条以及一沓钱放在台灯下面,随后,以捡豆子的速度迅速捡起衣服,想立马换衣服走人。

    果然滴酒不沾的人,千万不要碰酒。

    哗啦—

    他太阳穴的位置不断凸凸。

    听到男人的声音,简图图抱着被子猛地弹坐了起来,这才想起来,昨晚发生过一件少儿不宜的事。

    “你你你你……快转过去,不许看。”简图图窘迫的恨不得钻地底下。

    “身上没几两肉,有什么可看的。”
简小姐今天被撩了吗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