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黑夜不寂寞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陆天龙挠挠头,视线在苏凌月裸露的雪白肌肤和玲珑的身体曲线上游过,旁边床单上,一朵鲜红梅花格外惹眼。

    “还以为苏凌月肯定住在大别墅,没想到这妞儿挺节俭。”

    趴在桌子上的苏凌月突然站起身,一边迷迷糊糊大声嘟囔着,一边伸手去扯身上的衣服。

    “啊!”

    她脸色红的吓人,甚至连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都变的通红起来。

    骄傲感油然而生。

    苏凌月迷迷糊糊的嚷嚷着,手上动作不停。

    陆天龙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苏凌月还在沉睡,脸上带着疲倦和满足。

    苏凌月已经毫无意识,只是屏幕的挣扎着。

    “不好,药性已经完全发作,现在想要解除已经完全不可能!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眼睁睁看着她药性发作,直至身体器官衰竭而死,一种就是……利用阴阳相合方式,帮她解毒。”

    “还扯,再扯我可真把你吃了!”陆天龙咬牙道。

    胖子经理?

    对于好长时间没碰女人的他来说,绝对是难以抗拒的。

    “这瓶酒是哪来的?”

    他目光坚定,直接把苏凌月推倒在床上……

    陆天龙看她神色有些不对劲,拿起面前的酒瓶,放在鼻子下嗅了一下,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怒色。

    正想着,感觉有些尿急,穿着裤衩直接冲向洗手间。

    “喝,喝,谁不喝谁是小狗!”

    “没办法,只能先送她回去,看能不能帮她把体内药物逼出来。”

    陆天龙哭丧着脸,苏凌月衣服完全扯乱,该露的不该露的全露了。

    “热,我热,放我下来,我要喝酒!”

    飞快到达苏凌月说的地址,陆天龙抱着她直接冲进了房间。

    苏凌月身上已经布满了妖异的粉红色,甚至透过皮肤,都隐约能够看到里面的血管。

    “热,好热!”

    陆天龙一咬牙,扛着不断扭动身子的苏凌月,直接冲上路边的卡宴疾驰而去。

    “奥,你说这瓶?刚才那个胖子拿过来的,说是酒吧送的。”苏凌月迷迷糊糊道。

    “不是吧?这么好的事儿让我碰上……不,应该是这事儿可有点儿荒唐!一不小心让她从女孩儿变成了女人。还得多谢张楚那个人渣。”

    陆天龙咬咬牙,把她按在床上,直接伸手撕开了她身上的衣服。

    不过他没注意到,就在距离不远的黑暗角落,一双黯然美目,始终都在盯着他们。

    陆天龙站起身,在酒吧里快速扫了一眼,并没看到那个胖子,却意外在大厅对面包厢,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我热,我热!”

    这是一套普通四居室的房子,屋内没有豪华装修,收拾的倒很温馨舒适,空气中飘荡着一股女人特有的淡淡体香。

    陆天龙也没来得及细打量,一脚踹开卫生间门就冲了进去。

    “人生真奇妙,我一个小司机,竟然跟名动海羊的市花总裁扯上关系!”

    挂掉电话的陆天龙重新回到酒吧。

    “药性果然很猛,必须尽快行动,要不然她就真完了。”

    苏凌月脸颊通红,对着陆天龙摇摇晃晃举起杯子。

    “啊!”

    陆天龙在苏凌月的身上狠狠拍了一巴掌,这妞儿才稍微清醒一些,断断续续说出了地址,马上又恢复癫狂状态。

    “肯定是这个混蛋,趁着自己离开这一会儿,又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在酒里下了药!”陆天龙心里涌起杀机。

    “老板,能不能稍微控制一下?你这是在挑衅我的耐力啊!”

    这年头,想要找个像苏凌月这样漂亮的女人,还是第一次,堪比登天呐。

    苏凌月已经完全陷入癫狂,疯狂扭着身子,还不断用手去扯身上已经乱糟糟的衣服。

    现在去找张楚,也没什么用,酒不是他拿来的,这家伙肯定不承认,要是稍一耽搁,苏凌月就要在这酒吧里当众出丑,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带苏凌月离开这里。

    事到如今,陆天龙似乎已经没得选。

    “告诉我你住在哪,我先送你回家。”

    陆天龙在心里快速盘算。

    想到这,陆天龙当机立断,直接扛起苏凌月,朝着酒吧外面走去。

    陆天龙嘴里这么说,脸上却没有半点儿愧疚,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苏凌月哪还能听到她的话,她的精神比刚才更亢奋,嘴里一个劲儿的喊着热。

    是张楚,正一脸冷笑看着陆天龙,甚至还挑衅似得对着陆天龙举了举酒杯。

    陆天龙脸色冰冷,如果判断没错,张楚这个畜生,给苏凌月下的应该是一种叫做的红蜘蛛的药,药性猛烈,吃了的人会完全陷入癫狂,直至药性褪去。
绝品战龙保镖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