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有山灵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这个“她”说的是钱世玉。

    他站住,认真说道:“千璃,维序员的

    风鸿坦然点头,“虽然你哥把他捞出来了,但是没关系,我能把人送进去一次,就能送进去第二次,甚至……”

    艰难地熬到下班。

    目标已经确定,调查的困难就会少上许多。

    她忍不住怜悯起风鸿来,“年纪轻轻,病得不轻。”

    他们知道前几天的事,也听说了敢做出这种事的还只是一个实习期的维序员,至于他具体是谁,他们就没再关心了。

    这话一出,周围的人都吃了一惊。

    能活到现在,这次来的新人不简单啊。

    他满意地道了声谢:“谢了。”

    老板最后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就走了,还把千璃给带走了。

    却没想到,这都过去好几天了,他居然还活蹦乱跳的呢!

    她已经看明白风鸿和千璃的关系了,“算了,看在你主动找死的份上,我就饶过你今晚对我的不敬,好好享受你最后的生命吧。”

    那时候不知道他主子是谁,再加上距离千璃渡劫的时间又紧,就没再继续搜集证据了,而现在么,风鸿觉得,他可以继续了。

    可以不做好人,但也别做坏人啊,作恶就是作死。

    从赵显元的那些罪证里,不难推测出,这位赵老板究竟给他的主子做了多少脏活儿了。

    风鸿对她笑了笑,示意她不用担心。

    他嘴边笑容变大,“我还可以把某人也给送进去。”

    执政官的儿子,不出意外,钱世金应该就是那“少爷”了。

    钱世玉没再说什么,对他很无语地摇了摇头,然后在几个人的搀扶下,转身离开。

    手下被他送进了大牢,既然是钱世金的人,他相信局长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尽管只见了一面,但小心眼的局长绝对是个精于算计的人。

    “风鸿哥,对不起,是我的错。”

    他伸出一条长臂拦在千璃身前,对酒吧老板说道:“我造成的损失,自然该是我赔。”

    即,两者是平等的地位。

    至于这个“某人”指的是钱世金还是执政官,就看钱世玉自己想了。

    风鸿勾唇,“不作死就不会死,一直以来在作死的究竟是谁呢?”

    是,局长也不过是一个县城的官,但架不住所属的组织势力来头大啊,执政官如果聪明,就该选择和维序部门井水不犯河水。

    千璃不得已,只能一边被带着走,一边回头担忧地看他。

    一出酒吧,她立刻忧心地问道:“风鸿哥,她让你享受最后的生命是什么意思?”

    然而,她没想到,赵显元竟然是有靠山的,而其靠山的来头还那么大:本县执政官的儿子。

    钱世玉惊得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说道:“哈?白日做梦也得有个限度。”

    别人不敢对上执政官,但维序部门不归执政官管,所长可是说过,维序部门的靠山是推动社会发展的那些大财阀们,岂是一个县城执政官能对抗的?

    酒吧老板适时地走了过来。

    风鸿看过去,眼前一亮,竟是个冷艳型的御姐。

    风鸿点头,“谢谢,非常抱歉打扰了你店里的生意。”

    风鸿立刻明白过来,很不在乎地回道:“没什么,就是我得罪她哥了,她觉得我干不过她哥。”

    然后,才回道:“我不认识你哥,但我和他的确有点关系,我前几天刚给他找了个麻烦。”

    在今晚之前,她只以为赵显元就是个用钱开道的无良商人,想着风鸿哥能送他进去一次,就肯定能送他进去第二次。

    她难过不已,心里的愧疚、自责满溢出来。

    老板微微摇头,“看在千璃给我挣了不少的份上,这次就算了,但——没有下次。”

    酒吧是个龙蛇混杂之地,千璃在登台之余也能听到点什么消息,比如说赵显元赌场被砸,赵显元进去了,赵显元出来了等。

    千璃忙道:“老板,风鸿哥他不是有意的,我可以赔偿损失。”

    生活真是充满惊喜。

    她很自责,如果不是她最初报警,也不会给风鸿哥惹来这样大的麻烦。

    “对不起……”

    千璃怎么可能不担心?但有什么话也只能等她下班后再说了。

    他不相信局长做不到这点。

    风鸿惊诧,“这不是你的错,你别往自己身上揽啊。”

    钱世玉皱起眉头,“所以,你就是那个砸了老赵赌场的人?”

    他看了眼千璃,神二代,除了劫难,果然在其他方面都很幸运。

    风鸿没想到,在这种地方,竟意外地得到了他最想知道的信息:钱世金的身份。

    ——不约而同地,所有人都这么想到。
只想帮神女渡劫,非逼我重塑世界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